您的位置:首页 > 影视名句 > 电影名句

这事不赖我台词

发布时间:2017-07-10  作者:爱狐网    字号:  

刘云天:唉,我说,你不是回家过年去了吗?你跑这干嘛来了?

曹云金:别提了,我这家啊算是回不去了。

刘云天:呦,这怎么回事啊。

曹云金:我母亲非得让我带女朋友回家过年。

刘云天:这不好事吗?

曹云金:是好事,可是我女朋友跟我分手了。

刘云天:肯定是因为你对人家不好人家才跟你分手的吧。

曹云金:您这话还真说错了,分手这事儿还真不赖我。

刘云天:那赖谁啊?

曹云金:当然赖她了!

刘云天:怎么回事啊?

曹云金:您可不知道现在这女孩太闹,动不动就不高兴,过去的女人都讲究个三从四德,这好时候我怎么就没赶上啊。

刘云天:哎,那不是旧社会对女性的束缚吗。

曹云金:您说的那个是老的三从四德,她们现在又编了一个新的三从四德。

刘云天:呦!

曹云金:我觉得是对我们男性的束缚。

刘云天:那您给说说,三从是?

曹云金:从不体贴、从不温柔、从不讲理。

刘云天:那这四德呢?

曹云金:说不得、打不得、骂不得、惹不得。

刘云天:诶,好嘛。那活不了啊!

曹云金:而且关键问题是怎么哄都不行,我一看过年了她不高兴了,我赶紧得哄哄啊,我说‘亲爱的,别闹了,别闹了行不行,'’谁闹了,谁和你闹了,啊,你作为一个大男人说一声对不起不行吗?你说一声对不起不行了吗?‘我一看人们都说这话了,怎赶紧表个态吧,’对不起‘你猜他说什么?

刘云天:他说什么啊?

曹云金: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完了!

刘云天:嗨!

曹云金:不是,这话都让她说完了!

刘云天:哪有这样的。

曹云金:干脆分手得了!

刘云天:唉唉唉唉,您别动不动就分手,就说人家这不好那不好你就没个错啊!

曹云金:我不跟您说了吗,分手这事儿不赖我。

刘云天:哦,唉,你等会,什么叫“这事儿不赖,我”?

曹云金:就是这事不赖我呗!

刘云天:那赖谁呀?

曹云金:赖她嫌弃我的地方太多。

刘云天:人家嫌弃你什么了?

曹云金:一开始嫌我长得丑。

刘云天:呦!

曹云金:我得给她解释啊!我说亲爱的,我这不叫丑,我说你没见过丑的。

刘云天:啊!

曹云金:我见过丑的,但是没见过你这么丑的,乍一看挺丑,仔细一看更丑。你说这说话的嘴多损。

刘云天:真是!

曹云金:我当时就急了!我这不叫丑,我这叫坏,有句老话说的好!

刘云天:怎么说呢!

曹云金:有句老话说的好,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再者说了,你们女人不就喜欢这种长得坏坏的男人吗。

刘云天:呦!

曹云金:是,我们女人是喜欢这种长得坏坏的男人,但我们不喜欢长坏了的男人。

刘云天:哎呦!

曹云金:你说她说话太损了!

刘云天:太气人了这!

曹云金:后来好不容易不嫌我长得丑了,

刘云天:嗯。

曹云金:又嫌我没文化,跟她没有共同语言。

刘云天:您可以培养一点共同的爱好。

曹云金:我培养了。

刘云天:哦!

曹云金:她喜欢看电视连续剧,我也陪着一块看,她爱看甄传,我也跟着一块看。

刘云天:多好啊!

曹云金:我对这甄传真有研究。

刘云天:是吗?

曹云金:就这一个字好几个读音。

刘云天:哦!

曹云金:又念huan,又念xuan,还念qiong,我有没有研究?

刘云天:你还没少研究呢?

曹云金:有研究!

刘云天:嗯!

曹云金:研究的我都不会说人话了。

刘云天:是啊!

曹云金:每天吃饭之前她坐好了我得跪在地上请她,还得用一大段的甄体。

刘云天:唉,这怎么说啊!

曹云金:我给你学学啊。

刘云天:您学学,我们听听。

曹云金:她坐好了我跪在地上。

刘云天:嗯!

曹云金:小主从来容姿秀美,俏丽非凡,近日因诸事繁杂,身子不适略显容颜憔悴,奴才承蒙小主多年雨露恩泽,每每思之倍感惆怅,故特别进忠美味加以调理,适逢皇额娘刚刚送来番邦进贡上等之辛辣食材,奴才私心想着若是小主用来定是极好的,不知小主意下如何?

刘云天:唉,这什么意思啊?

曹云金:我就是问她吃炸酱面还就蒜不……

刘云天:霍。您费这劲干嘛。

曹云金:这样不显着我有文化吗?

刘云天:有文化您得多看看书。

曹云金:别提看书了,不提看书还不来气,一提看书闹了一肚子气。

刘云天:怎么回事啊?

曹云金:那天我在家看书,清朝康熙皇帝23岁的时候就丰功伟绩,平三番灭鳌拜,我跟人家怎么比,我能不生气吗?接着看吧,清朝同治皇帝,23岁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四年了,唉,我平衡了。

刘云天:诶,嗨。这什么心态啊!

曹云金:后来啊好不容易不嫌我没文化了,又嫌我别的了。

刘云天:嫌您什么啊!

曹云金:又嫌我没钱。

刘云天:哦,那可不应该。

曹云金:您说没钱这事儿它也不赖我啊!

刘云天:那赖谁啊?

曹云金:赖我爸。

刘云天:诶,赖你爸像话吗?

曹云金:废话,我爸没钱我能有钱吗?

刘云天:什么逻辑?

曹云金:当然赖他了!

刘云天:哦!

曹云金:我有一朋友,人家他爸做生意大老板。

刘云天:是呀!

曹云金:人家富二代什么都不用干就有钱。唉,人家住那房子霍大霍大的。

刘云天:行行行,别在这说人家了。大有什么用啊,那叫资源浪费,现在讲究什么啊,浪费可耻,节约光荣。

曹云金:嗨,你说这话等于嫉妒人家。

刘云天:这有什么嫉妒的。

曹云金:我问问你什么房子好?

刘云天:别墅。

曹云金:人谁还住别墅啊。现在讲究的是住四合院,

刘云天:是呀!

曹云金:人家那四合院讲得几进几进的院曹云金:人家那院子七百多进。院里好几百趟高速公路,

刘云天:霍。

曹云金:人家他爸爸上厕所开车去,开一半回来了。

刘云天:怎么了?

曹云金:没忍住。

刘云天:诶,嗨!

曹云金:唉,我跟你说。

刘云天:这叫什么事啊这叫。

曹云金:人家的饭碗,纯金的,纯金的饭碗。人家的马桶,纯金的,纯金的马桶,你用过吗?

刘云天:我怕用混了。

曹云金:那怎么可能用混了呢,马桶里有水。

刘云天:我这个人爱喝汤。

曹云金:你说这话就等于嫉妒人家羡慕人家。

刘云天:这有什么可羡慕的。我告诉你财富要靠自己的努力奋斗得来的那才值得称赞。

曹云金:别跟我提奋斗,不提奋斗还不来气,前些日子看以电视剧连续剧叫奋斗,可给我气坏了,里边有一个小子叫陆涛,太气人了,她老爸有几十亿的财产,他身边有好几个美女喜欢他,最后你猜他说什么。

刘云天:说什么?

曹云金:我要的不是这些。你要的不是我要的是啊。

刘云天:嗨,这里有您什么事啊?

曹云金:唉,我老爸有几十亿的财产我还每天坐公交车,我早买车了。

刘云天:呦。

曹云金:我都想好了,买车就买公交车。

刘云天:那图什么呀?

曹云金:专门走公交专线,不堵。专门停公交车站,不交停车费。等到有人上车了,告诉他,下去,我们这私家车。

刘云天:嗨——您那别胡思乱想了,您应该踏踏实实的上班。

曹云金:上班?

刘云天:啊。

曹云金:我没有一工作啊。

刘云天:您找去啊。

曹云金:找不着。

刘云天:找不着工作那还是赖您啊!

曹云金:找不着工作这事儿不赖我。

刘云天:又不赖你?

曹云金:当然不赖我了!现在找工作多难啊,好多公司不给活路,动不动就要工作经验,唉,你说有他们这样的吗?

刘云天:哎呀,人家也没什么错。

曹云金:怎么没错,那诸葛亮出山之前他也没带过兵呀,你凭什么找我要工作经验。

刘云天:你看他还急了。

曹云金:可不急了吗?好多公司面试会不给活路,那面试官太可气,那天我去一公司,都挺好,到最后那面试官出道题差点没把我气死,他说什么呢,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他记住我,我一琢磨这简单啊。

刘云天:啊。

曹云金:我走到他跟前抡圆了啪就是一大嘴巴。哼,你猜他记住我了吗?

刘云天:记住了。

曹云金:记住是记住了,工作也没了,

刘云天:是是,谁让您打他了。

曹云金:赶紧找别的吧。

刘云天:嗯。

曹云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找着一工作在一家外贸公司一个月给三千块钱。

刘云天:那可以。

曹云金:钱不钱的没关系,公司还算正规,

刘云天:那就行。

曹云金:这就行呗。

刘云天:嗯。

曹云金:坚持上班,努力挣钱,一个月下来一分钱没拿着,还给人两千,

刘云天:唉,这怎么回事啊?

曹云金:公司有规定,上班不允许迟到,迟到一次罚二百,

刘云天:您干嘛非得迟到啊!

曹云金:迟到这事儿不赖我啊!

刘云天:又不赖你?

曹云金:公司在东北六环,我们家住西南五环,每天上班跟取经一样,十万八千里路。

刘云天:是。

曹云金:而且堵车太严重,现在这大城市堵车多严重啊,早高峰是早六点到晚十二点。

刘云天:一天那。

曹云金:你忘了那句名言了吗?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是你在五环我也在五环…

刘云天:唉,行行行。你那别跟着感慨了行吗?还是因为您起得晚,

曹云金:不是因为我起得晚,是因为我住的远,

刘云天:哦?

曹云金:我为什么住的远?

刘云天:为什么?

曹云金:这事儿它也不赖我。

刘云天:怎么又不赖你呢?

曹云金:市里房价多贵啊!这开发商卖房动不动就五六万一平米,我哪儿买得起啊?

刘云天:啊,是。哼,那这样这房啊怎不买了。

曹云金:不买房我挣得那点钱也不够花啊!现在物价多贵啊,去超市随便吧买点东西就得好几百块,想吃点好的更贵,那天我上超市,想买条鲈鱼吃,我一瞧这活的鲈鱼三十块钱一斤,这也太贵了啊!

刘云天:至于使那么大劲吗?

曹云金:你别说也有便宜的。

刘云天:便宜的呢?

曹云金:死的便宜。

刘云天:这个。

曹云金:十五块钱一斤。

刘云天:合适。

曹云金:可是死的又不新鲜。活的又太贵。我就这么纠结的活着啊。

刘云天:多难受啊!

曹云金:你说这可怎么办呢?我一琢磨有注意了。

刘云天:什么主意?

曹云金:我等会。

刘云天:等会。曹云金:我等这鱼死,这鱼要是刚死,我就买回去,他是既便宜又新鲜,我就搁这等着吧。

刘云天:好等吧。

曹云金:我就搁着等死。

刘云天:唉,对唉,您等会吧,您等死像话吗,等鱼死。

曹云金:我就在这等鱼死。

刘云天:唉!

曹云金:等了仨小时一条鱼也没死,我等不了了,我怕我耗不过他啊。

刘云天:哎呦,不至于。

曹云金:怎么办呢?我一伸手我把那抄子抄起来,我搁那鱼缸里霍洛。

刘云天:找找。

曹云金:怎么没有死鱼呢?怎么没有死鱼呢?没有死鱼。没有死鱼。没有死鱼。我这一敲啊旁边服务员实在看不下去了,先生这打昏的可不算啊。

刘云天:霍——您可太缺德了。

曹云金:那没办法啊,谁让我这份工作挣得少呢?

刘云天:那您可以换一份工作啊。

曹云金:说的也太简单了,我估计我这辈子找不着好工作了。

刘云天:你这个人啊,就是对自己一点自信也没有。

曹云金:我是没自信。但没自信这事儿它不赖我!

刘云天:哦,又不赖你?

曹云金:我小时候受过挫折。

刘云天:什么挫折啊?

曹云金:我小时后特别聪明,父母对我期望也特别高,这叫望子成龙。

刘云天:对。

曹云金:于是我父亲给我报了奥数的兴趣班,可是我呢不想去,我就问他,爸爸爸爸什么是奥数啊?我爸爸就骗我,奥数就是打打乒乓球,游游泳什么的,我还真信他了。

刘云天:嗯。

曹云金:第一天上课我穿着泳裤就去了。

刘云天:啊。

曹云金:全班同学笑了我半年。

刘云天:没法不笑。

曹云金:导致我后来学习成绩一直就上不去。

刘云天:唉,不不不不不,您等会儿,学习成绩不好跟这没关系,是因为您没好好学习。

曹云金:我跟你说学习成绩不好这事儿不赖我。

刘云天:不赖我。

曹云金:唉,你也会了。

刘云天:废话。

曹云金:我跟你说就是不赖我。

刘云天:怎么不赖你了?

曹云金:赖我们那老师。

刘云天:老师怎么了?

曹云金:老师不好好教。

刘云天:呦。

曹云金:尤其是我们那生物老师。

刘云天:啊。

曹云金:太可气了!

刘云天:您讲讲。

曹云金:考试不好好考,她弄了一鸟,你让我们答吧,什么栖息地。什么品种,叫什么名字不完了吗,不行,他得加大难度,她弄一布袋,把这鸟套上,把鸟腿露出来,猜这什么鸟,那不废话吗,我把裤腿卷起来你知道我是谁啊!

刘云天:嗨。

曹云金:学习成绩不好,找不着好工作,女朋友跟我分手了,家也回不去了,我觉的这些事都不赖我。

刘云天:行行行——不赖你,我看都赖你。这么大人了就会说一句这事儿儿不赖我。这叫逃避责任你知道吗?年轻轻的干嘛总是抱怨别人抱怨社会,眼馋那些歪门邪道,没有爱情可以去追求爱情,没有机遇可以去创造机遇,有了工作你得踏实肯干,不要异想天开把责任都推给别人,要想改变你的人生全都靠你自己…

曹云金:这说的还真有道理,听君一席话是胜读十年书,我不能再说空话,我不能再说大话,空谈只会误国。实干才能兴邦。听您的话从现在开始我要开始我新的人生了。

刘云天:好。

曹云金:唉,但是我要听您的话我还是不成您也不能说我。

刘云天:怎么的呢?

曹云金:因为这事儿,不赖我。(结束)

相关阅读